第8-12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章
我喘著粗气,挥舞著落空的拳头。
过於激动的心情让我挣开了林楠的怀抱,再次冲到了林皓面前。
被我的指甲抓到的林皓一把推开了我:“你疯了?”
也许是我脚步不稳,也许是林皓力气太大,我瞬间向後面倒去,磕上了墙角,其实撞的并不狠,但是怒火攻心的我疲软的倒了下去,眼前一片黑暗。
林楠的惊呼声模糊起来!
後来,林楠把我扶到了卧房,当我清醒的时候,旁边坐著的是林皓。
我立刻望向四周,希望发现林楠。
“别找了,小楠去学校了!”
我白著脸,不相信,林楠明知道我和他哥哥争吵还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林皓看穿我的想法,淡淡说:“我说要和你说清楚,他才百般不愿的去上课,不过,以惯例,他上不了多久就会耐不住跑回来。所以,我们说清楚吧!”
我看著林皓,他的平静让我以为他是不是知道了什麽。虽然我一时冲动来了这里,但是我并不想让他知道……事实上我已经後悔自己的举动,找来这里又能挽回什麽呢?!
“你当时不找我,过了这麽久又想要求什麽?说吧,要多少钱?”
我不可置信的瞪著林皓,他以为我来要挟他,勒索他的吗?
“或者,你想要最好的医疗”林皓又补充。
心里已经不是能用愤怒来形容了,而是从没有出现过的激昂恨意。
“你为什麽那麽做?”我压抑颤抖的声音问。
“哦?林楠他是我疼爱的弟弟,我不希望他被人缠上,也好奇你靠什麽勾搭的他……”
果然……只是这样而已。
我闭上眼睛,有种如处冰窑的错觉,冷到了骨头里。我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不是有些同归於尽的想法,总之,我拿起了手边的花瓶。
林楠家的东西一定很贵吧,我抓起它砸向了林皓,在林皓飞快的闪躲下,花瓶砸向了旁边的墙,碎片弹射在房间里。
林皓迅速的扭住我的手,把我打倒在地上。
碎陶瓷割开了撑在地上的胳膊,但是我一点也没有觉察到疼痛。
“神经病!”对著屡次适用暴力的我,林皓不屑的啐到。
手掌里刺进了较大的一块碎片,我合上手,摇晃著站起来,再一次冲了过去,这一次,林皓猛力的踹上了我的身体,脊背,腰腹,然後是……
呜……剧烈的疼痛从下腹传来,我闷哼著蜷起身体。
有什麽东西滑下了大腿,我心脏骤缩,不详的预感浮现心头。
林皓意外的看著我,似乎觉得他打得没有那麽严重。
“装什麽装?”
已经没有余力开口,我艰难的呼吸,额上的汗滑落到眼睛里。
林皓抱起我,想把我放回床上,然後我听见他疑惑的恩了一声,顺著他的目光,地板上是一滩血迹。也许顾虑到我不能死在这里,林皓开始询问我到底怎麽了?然後抱起我往外走:“去医院”。
“不!”我微弱的开口,我不要去医院,这身体是个笑话!
第9章
十指紧扣住林皓的胳膊,宁愿死也不要去医院,如果被人发现……
没想到林皓居然听了我的话,把我放到床上。在我以为我要躺在这里等死的时候,林皓掏出了手机,喊了他的家庭医生。
我抽气,那和去医院又有什麽分别,一样会被人知道,还是在林皓面前。
但是,我的气力随著下体血液的流出而消逝。
当林皓喊的医生来到时候,卧室里已经充满的浓郁的血腥味。中年医生惊讶的看著狼藉的卧房,又看看我,道:“请问有没有哪里受伤!”
“没有,没有伤口,我只是踢了他几下!”林皓开口道。
满屋的血必有来源,又快速检查打量了我一下後,“请您脱下裤子!”
“不,不要,你,你出去!”我断断续续的说。
林皓不耐烦的伸手就拽起我的皮带,连象征性的抵抗都做不到,我眼睁睁看著林皓脱下我惟一的屏障,戴上手套的医生拔开了我的腿。
羞耻感让我本来就被疼痛折磨的身心疲倦的眼睛湿润起来,吸吸气,不让自己哭出来。
望向我的眼睛闪著惊讶,我回避医生,咬紧牙。
“林先生,他体质特殊,这像是流产的征兆……”看林皓脸色骤变,那医生又加快速度说:“当然也不排除是腹部肿瘤破裂,或者是……”
林皓看著我,道:“该怎麽办?”
“以这个出血量,赶紧送医院,不然会有生命危险!”中年医生已经收敛的表情,一副平淡。
林皓皱了眉,医生像是看出了他的意思说:“他需要止血,输液或输血,必要的的话也许要做手术!”
冷汗涔涔,我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极限,林皓专注的开著车,我则全力克制著下腹的绞痛。
到底还是要去医院……而且是我要做手术的那家天和医院。
剩下的事情我没有多少记忆,只知道穿著白衣的人在眼前来回晃动,以及林皓看不出神情的脸。昏睡了两天,我终於转醒。
病房里安静的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旁边的护士立刻拿起话筒报告。
这是特护病房……据说在这家医院医院的特护病房住一天至少要上千快,而且还不一定有空房。抬起手腕,在护士的惊呼下拔出了静脉输液的针头。
“我要出去!”
年轻的护士大概是没遇到过我这样的,拿棉球按住我的手说:“我喊了医生,你和医生说!”
果然是好效率,门已经被拧开。
“您不能出去,你大出血,要好好卧床!”
“我要换病房!”我说。
“这不行,林先生已经和我们交待了,你安心养病。”
“我自己的事情凭什麽要听他的,我要出院!”说到这里,我已经有些愤怒了。
第10章
谑戏的表情,嘴角却是冷淡的渗人,只是一个眼神,屋里的医生和护士都悄然走了出去。
林皓走了进来,我望著他,不打算开口。
“怎麽?不感激我救了你的命?”林皓皱了下眉毛,像不满意我的表情,看他要靠近,我浑身一颤,後背抵上了墙。
闭上眼,扭过头,打定了注意不去理会他。
“你就不想知道到底怎麽样了?”林皓道。
呼吸一窒,我睁开眼,“什麽怎麽样了?”
林皓的目光猥亵的看向我的腹部,即使隔著被子,我还是揣紧了手,事过境迁这麽久,像这样在床上和他对视还是让我会让我想到不好的事情!
扎著点滴的手有些痛。
“你肚子里有什麽你应该比我清楚!”林皓退後一步,“你好像很怕我,我还是离远点!”听到肚子这两个字,我像是被锤子砸在了心口。
想要知道身体到底怎麽样了,可我希翼肚里不该存在的东西可以离开我的身体……
冷静下来,我以及後悔自己去找林皓,完全是自取其辱的愚蠢行为!林皓脸上的一点淤青早就消失,又恢复了帅气冷然的面孔。
如果杀了他,解了气,报了仇,一时痛快之後,牢狱里的自己将来也会後悔吧,为他毁掉自己的一生还是不甘心吧!我还年轻,这个伤痕再深,有一天也会痊愈的!
林皓自顾自的道:“我对你可是很好,特意吩咐了医生尽力保住你的孩子,我倒要看看能生出个什麽出来。”

林皓恶意语气的杀伤力远不及话的内容。
难道……
“不愧是顶尖的医生,居然还真办到了!”
“……”揣紧的手掌已经要合不拢了。
“呵呵,你脸都青了,辛辛苦苦救回来的命可别糟蹋了,你好好休息!”说完,林皓按了铃。几秒後,守在外面的医生走了进来,看我面色不佳,犹豫的开口:“林先生,病人刚醒,还是不要刺激他,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不过他的身体……还是有很大的风险!”
一个眼光顺利让医生闭嘴,朝他颔首後道:“我那个傻弟弟还问我你怎麽样了?”
不会连林楠也知道了吧。
“你怎麽样?”白衣医生立刻过来翻开我的眼睛,掀开被子。
喘不过来气,好难受。
“我当然没告诉他,要是说你怀了我的孩子,哈哈,他肯定吓懵了!”不顾及别人在场,林皓肆然的说。
一口气提不上来,我憋红了脸。利落的为我带戴上氧气罩,那医生道:“林先生,请您出去,病人现在不宜见客!”
无所谓的笑了下,终於不必再看见林皓。
周围很静,我知道那医生还站在旁边,但是我已经控制不住眼泪。
“哎……”
轻轻的叹息,他是同情我吗?我不想要别人的同情,不想自己显得可怜。
眼泪更不受控制的落下。
“你现在不能动气,好好休息,还有不要握手,都回血了。”声音顿了一下,“我看还是需要些助力,给你推一些帮助休息的药吧。”
不知是药真的效果极好,还是我太累了,很快就入睡了。
第11章
……
在心电监护的嘀嗒声下醒来。
昏睡太久的脑子‘突突’的疼著。侧头看著旁边监护仪器的显示屏上波浪起伏,脑袋里木木的!
离开这里……
旁边洗手间的门透出亮光,看护的护士应该在里面!我镇静的披上衣服,针头滑落後,血珠涌出,我不耐的用手按住。
扭开门,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外面的值班护士爬在桌上打瞌睡,走廊上也是一片寂静,低著头,顺利的出了医院。
回到暂居的小旅店,对比之下,那份简答朴素也变的简陋起来,但却让人安心。
睡了那麽久,现在是再也睡不下去了。
打开抽屉里的笔记本,在网上搜索著……一串串药名让人眼花缭乱。
扯过纸,一个个记著。肚子有点饿,喊了外卖,又食欲不振!匆忙拔了几口入腹,就这麽躺在床上挺尸到天明。
接触到晃出的橘色太阳,眼前一阵发黑,躺在床上觉察不出来,现在身体格外虚软无力,咽了咽唾液,我拦了出租,到最近的医院。
手里的纸揉成一团,被我极不环保的扔在了路边,旁边的大妈斜了我一眼,我苦笑著拾起它,直到下一个垃圾桶出现在我面前。
就算不懂,也直到流产药有严格的使用规范,我不想这样丢了一条命。
妇科医生尽管意外,还是问我有什麽事。
“是这样的,我女朋友怀孕了,想药物流产!……”
脑子里凌乱的回荡著女医生的话,体检,询问病史,排除不适合做药物流产的人群,米非司酮,留院观察……
要把‘女朋友’带来医院,才能给我开药。
我只得走了出来。
在偏僻的街道里,找了一家小药店,卖药的老板冷淡的看了我一眼就拿出了药,我松了口气。
“年轻人,好好看看说明书,别害了人家小姑娘!”
狼狈的点头,我转身还能听到背後“年纪小小,不学好……”
疲倦的回到了旅店,顺便买了盒饭,衣服里的药盒被我翻来覆去的摩挲著。
刚关上门,我就被做在沙发上的人吓的怔住了……林皓怎麽会在这里!!!
第12章
扔下手里的饭,我立刻背身去拧门。
我听到林皓起身,劣质沙发发出了‘嘎嚓’声!
腿开始发软,我还是使了全身力气往外冲,顾不上按电梯,我往楼梯奔去。
当我下了一层楼,颈後衣领就被他抓住了,“你跑什麽!”
林皓恶狠狠的说。
“啊!放开!”我神经质的叫起来!
寂静的大楼里回荡著我的声音,林皓把我转过去,我看到他饱含怒意的眼神,然後,我的叫声中止了,他捂住我的嘴,把我拖回房间。
阶梯蹭著我的小腿,薄薄的裤子没有起到什麽保护,腿上很痛。
门被大力的碰上,发出了剧烈的声音。
我被他一直拖到了沙发旁边,看著不住喘气的我,林皓冷笑著从衣服里掏出烟盒,拿出烟,以优雅的姿势点燃。
当我稍微好一点,一口烟喷到了我脸上,呛的我又咳了起来。
“难受?”林皓用脚踢了踢我的胳膊。
“……”我为什麽要跑,被林皓这麽一折腾,倒像是我的错了。
“谁准你出来的!”
林皓说的理所当然,我反而无奈,和他这种人,语言像是多余的,他们总是自我为中心,全然不顾别人的想法!
见我不说话,林皓掐了烟,拽著我的胳膊,把我拎进了狭小的浴室。
刚一进去,林皓就不满的‘啧’了一声。以他看来,这里是入不了他的眼。
松开我,林皓打开淋浴,我用手撑在洗手台上,才不至於滑倒在地上。林皓正在与冷热水调节的淋浴头奋战,嘴里爆出不耐的脏话。
洗手台上的镜子蒙上了雾气,我还是看见自己脸色发青,神情疲倦。
“你哪里找来这鬼地方,妈的,好好医院不住,跑来这里犯贱啊!”用手拨拨淋湿的前额发丝,林皓道。
“早知把你拖回去洗,这什麽垃圾浴室!……快冲干净,你脏的像乞丐!”林皓一拉就把我拉到了淋浴下。
即使被沾满灰尘的地上拖过,离乞丐的程度还是很有区别的。林皓也许也有著有钱人的洁癖吧,优裕的环境下,自然有的高雅的生活。
林皓开始脱我的衣服,我惊恐的看著他!
“你什麽眼神,谁会对乞丐有兴趣,你给我洗干净!”林皓更粗鲁起来。
我说什麽也不愿让他见我的**,僵持之下,我又挨了几巴掌,尽管脸上一片麻木,被热水浸後也涨的难受,我还是不肯让他脱我的衣服,林皓捏著拳头要挥过来,在我闭眼准备接下的时候,林皓却笑了:“没关系,我出去等,你现在可不能挨打,毕竟你肚子里有我的种!”
比挨揍更具有打击力,我绷紧了身子,脸上似更痛了。
哈哈笑著,林皓愉快的走了出去。
眼泪混著热水落下,我拿出了衣服里的药片,我知道以我现在的虚弱身体不适合喝下它们。但是,我等不了了,言语的侮辱像尖刀**心口。如果林皓把我抓回去,真的要我把这孽种生下来怎麽办,我打了个寒颤,为这种可能心惊!
尽管只是几次见面,但林皓的好奇和恶趣味,实在是让人吃不消的!
而且以他的个性,我从医院跑出来,他居然会亲自过来,著实让我意外。也让我明白,我已经像被猫盯上的老鼠!
书书网手机版 m.sh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