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章
这药的效果还是一样‘好’,内部很快就灼热起来,麻痹的感觉又从身体里复苏。
“这麽报复我们你很爽吧!”我蜷缩起来,压制身体的反应。
“报复?我只是拿回属於我的东西!”
将手捂住脸,现在,他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我知道林皓注重**,二楼一般情况下人是不会轻易上来的。如果他消失,我就可以解脱……
但也只能想想,林楠……林澜也知道我的存在,如果他发现父亲死了,只怕我下半辈子就要在牢房里渡过了。
嗯……
我闷哼著,绷紧了腿,林皓推动轮椅来到床边,看到他,我蜷的更厉害了,记忆像流水般回放。
十八岁的我,带著父母的遗产和满怀的希望来到了国内最优秀的医院,等待手术的过程里,漫长而充满期盼。
拿著水杯我准备去花园坐坐,今天天气很不错。
在通往花园的走廊上我遇到了不耐烦的少年林楠和她旁边哭的梨花带雨的女生。在犹豫要不要就这麽走过去的过程中,就从他们的对话了解到原来是女生怀孕了,看看他们的年纪,我惊讶现在已经开放到这种程度了吗?还是我已经跟不上社会了!
“看够了没?”冷冷的少年道,看来是被发现了。
“不好意思,我是要去花园的!”我歉意的说,然後从他们旁边过去。
女生没有想到会有人在旁边,羞红了脸。看起来很纯情的一个女生,难以想象会这麽早就和人有了性关系。
苦笑,我果然还是很厌恶两性关系,讨厌**的接触。
当然对著冷淡说打掉的少年,我也不苟同的摇头。
後来,我们又在医院里遇到了几次,不过不是女生堕胎,而是他受伤了,被人刺伤了,他在医院挺有名的,经常听见人议论他,从路人甲乙丙丁的口中,我知道他还有个哥哥叫林皓,这让我惊讶了一下,财经杂志上经常出现的名字!
又在别人的口中知道对於弟弟的受伤,林皓生气的在医院里大发雷霆。
只是不知道他是在生伤了他弟弟的的人的气,还是生他胡来的弟弟的气,至於林楠被刺伤的原因医院里也有著很多版本,不过流传最多最广的是情伤。
至於後来为什麽会和林楠成为朋友到现在看来也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大概记得我在园子里晒太阳,旁边挤来一个人,冷淡的说:“又是你啊!”
看著敞开的病服里裹著的纱布,我‘哦’了一声。、
然後,数次的相遇,我们开始闲聊,然後……林楠邀请我去他家里。林楠也并非最初那麽冷漠,其实他是个很阳光的少年。只是娇惯坏了。
那时候我们已经很熟悉了,我带著病例去了他家,我要用他家的扫描仪把病历传给美国一个研究所,这是我的主治医生拜托的,医院的仪器出了故障检修,林楠恰好来邀请我,听到後面一句,说他家有扫描仪,是他哥哥办公扫描文件用的。
林楠并不知道我来做手术的事,这是保密的!
而他询问我的时候,我也暧昧的笑笑,他也许以为我有什麽难以启齿的慢性病或绝症吧,态度小心翼翼的。
这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少年也许没有想想中的坏!然後开始了交谈,逐渐亲密起来。
在我的要求下,扫描的时候林楠没有在场,而这个让我无限後悔的事件让我认识了林皓。
我并不知道,办公的扫描仪,林皓为了防止资料丢失,在扫描的时候电脑会自动保存一份。如果我知道,一切是可以避免的,那份病例里,不仅有我所有的资料,拟定的手术过程,还有照片等等……
过了几天,我在医院里遇到了林皓,他诡异的看著我,而我记得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哥哥,这是我朋友宁致禾,致禾这是我哥哥林皓!”林楠笑著向我介绍。
“你好,我是林皓!”林皓向我伸出了手。
“你好!”我伸出了手回应,当时甚至觉得他亲切的自己,简直是个傻瓜!
手被紧扣著,我想要抽回,可是林皓却不肯放手,在我意外的看著他的时候,他才放开。之後,他问了我的病房,没有多心的我说了出来。
第二天,我的病房就只剩下了我,好奇的问了护士,我的两个病友都转房了。
看著冷清的病房,我还有点窃喜,以前,旁边住的一个老人有气管炎,喝了药也总是咳嗽,夜里我也睡不大安稳,向医生反应,也无奈病房紧张!
第5章
夜里,难得睡了个安稳觉。
第二天精神也很好,去找林楠聊天的时候意外又看见了他的哥哥,轻描淡写的和他打了招呼,我就告别了林楠回到自己的病房,虽然林楠不大高兴,我也不想和他哥哥共处一室,总觉得他的眼神看起来很别扭。
晚上拿著杂志闲闲的翻阅,脑子里还想著医生和我说的话,因为对手术的要求很高,而那位主刀医生又要出国主持一个学术会,希望我能择期手术,就是希望我再等待两个月。
我已经等了很久,但是匆忙手术也让我心里放心不下,还是等等吧。
合上书,我拿起耳机开始听音乐。
但舒缓的音乐也没能让心情好受些。我郁闷的拔下耳机,却被眼前的人吓到。
“你,你怎麽在这?”林楠的哥哥怎麽会在这里。
“来看看弟弟的朋友!”林皓笑了一下。
虽然意外他的出现,我还是勉强和他说:“谢谢,不过这麽晚了……”林皓不仅像没有听懂我的言下之意,还坐在了床沿。
“啊啊!”我瞪大眼睛,不是我想瞪他,而是我被他掐住了喉咙。
窒息的强烈恐惧以及缺氧让我眼前发黑,我晕了过去,当我醒来看见的依然是白色的房间,还是医院里,但却不是我的病房了。
我摸摸脖子,被压迫的感觉似乎还残留在那里。
“还痛吗?”我看向一旁,林皓从旁边的隔间里出来,穿著浴衣,这里很熟悉,是林楠的高级病房。我环顾四周,希望发现他的影子。
“别看了,他溜出去和朋友玩了!”
林楠本来就不安分的待在医院里,又是好玩的年纪。
“我要回去了!”我不去质问他把我带到这里的原因,下床想离开。
林皓伸手一拦又把我推回床上!
“那麽急著回去做什麽?林楠似乎和你很投缘,我那个弟弟一向肆意妄为,你是怎麽驯服他的?”林皓挑起眉毛。
听出话里的讥讽,我疑惑了,有钱人都这样吗?以为周围的每一个人都是别有用心,而且说驯服也太奇怪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麽,我和林楠只是普通朋友。”
“是吗?”林皓突然伸手抓住我一个胳膊,然後拿出以个针筒扎了进去,我惊慌的挣扎,却拧不过他的力气,药水推进了身体。
“你给我注射了什麽?”我问。
“很快你就知道了!”林皓说。
我愤怒的骂:“你有病啊,神经病,变态!”
林皓虚起眼睛,看起来也很生气:“变态?你才是变态吧,勾引我弟弟?想换更好的医疗?你很成功,小楠和我提出要最好的医生来给你治病!”
什麽?他在说什麽?我勾引林楠,真是笑话,我什麽时候说要林楠找人给我治病,林楠又不知道我来医院的原因!
头沈重起来,我想林皓给我注射的大概是镇静剂!
眼前的人开始模糊,重叠,我闭上了眼睛。
林皓低低的笑声传到了耳中。

第6章
我的记忆到此为止,当我醒来,我又回到了我的病房,宛如一场梦,但是,我刚动了一下身体就发现了不对。
解开宽大的病服,胸膛上布满了紫色的淤痕,轰的一下,有什麽在脑袋里炸开了。
我颤抖著脱下裤子,大腿上是干涸的红色,犹豫了一下,我咬牙把手摸上了下体。那不该存在的**口肿麻著,周围散布著白色的东西。
拉起被单,我愤怒的想要去质问他,但是,我很快就停止了动作,趴在枕头上哭了一会後,还是不敢去找他,会被人知道的,会被人歧视的!
颤抖著腿去端来了热水,反锁了门开始擦拭,几乎搓掉了一层皮,若不是腰腿痛的厉害,我不知道要擦到什麽时候……
看到林楠我就会想到林皓,连带的我也不想见林楠。
躲了他几天,还是被他逮到了。
“你什麽意思!”林楠气冲冲的。
我看著脚尖,“没什麽意思啊……”
“你干吗躲我?”
“我干吗要躲你!”我反问!
“我问你呢,你不是躲我,我几天都没有见到你!”
“我干嘛就非要和你缠一起啊!我来医院又不是陪你玩的!“说著说著,我又想起他哥哥,语气不善的说。
“……你”林楠抽气,然後又说:“你是不是病又恶化了?……”
我惊讶的看著他,什麽?!然而我的意外看在他眼里,不知道他理解成了什麽,他又说:“你放心,我和哥哥说了,会帮你找最好的医生,你把病告诉我吧,我不想去问医生……”
该不会,林皓说的,林皓以为我利用他弟弟……
我气红了眼睛瞪著林楠:“谁让你多管闲事的!你怎麽这麽多事,你你……”
林楠无辜的看著我,我转身就离开。
“你怎麽了?”林楠跟在後面问。
我心里更烦躁了,喝道:“你滚,我不想看到你!”
林楠想必没有被人这样说过,青了脸掉头走了。
走廊的另一头,林皓来找林楠了,远远的,我立刻白了脸,林楠甩开林皓的手,林皓却对著我的方向笑了一下。
距离太远,我却觉得自己看出了那笑容里的讥讽和得意!
如果林皓是希望我和林楠分开,那麽他成功了,我看著林楠就会想起那晚上!我不会再和林楠来往了。
医院的电视收不了多少台,为了打发时间我还是闲闲的按著遥控器。
接下来几天林楠果然没有再来找我,像他那样的骄子受了气当然不会再来,我嗤笑。但是,又过了几天,林楠腆著脸居然又出现了。
“那个,你可能是生病心情不好,我那天也说话不对,我是多管闲事,不过我也是想帮你!”
面对坦率道歉的林楠,我迷惘了,那天确实是我迁怒於他,他却来道歉,但是,我也不能原谅他,我不要和他再来往了,他哥哥,不是我惹的起的,上次的事,我打个寒颤,只是林皓给的一个警告吧。
“你走吧!”我说。
可能是我脸色太差,林楠说了句:“你休息吧!”就离开了。
但我总觉得他还会再来。惹不起就躲吧,我找到了医生,提出在主刀医生回来前先回家去。没有什麽行李,简单的收拾了衣物,我到了旅店。
我的家在另外一个市,为了做手术才来到了这里。
两个月很快就过去,我又回到了医院,两个月,林楠应该早就出院了。
几天前作了体检,如果顺利,这几天就会安排手术。我高兴的等待著消息。
但是一日,等来的却不是期盼的!
“请问是不是有什麽问题!”我提心吊胆的问,实在是医生的脸上表情太怪了。
“……这个……”犹豫了一会,医生开口:“今天再取尿去做下检查。”
前天刚做过啊!“请问是不是有什麽问题!”我说。
“可能是实验室弄错了,你再去检查下!”笑著敷衍我的医生,我更担心了。
这麽大的医院,怎麽会弄错,是不是有什麽问题,是不是我又得了什麽病。绞著衣摆,我仍是去递交了尿液。
又过了一天,医生的神色更古怪了,喊我去了他的值班室。
我等待著他宣判著什麽。
第7章
面对紧张的我,医生似乎也有些紧张。
“您说吧!”我勉强笑著开口。
耳边传来叹气声:“您真的是希望做手术吗?”
我惊讶的抬头:“当然,不然我也不会来这里!”昂贵的手术费用会耗尽所有的财产,无法和亲戚朋友道明的原委,也无法去借钱。
揣著父母的遗产,我来到了这里,在遗物中我才发现家里一直在为我攒著钱。
心里有双亲逝世的遗憾和伤感,又有对未来的憧憬,我来到陌生的城市,坦诚自己的身体,怎麽可能不是真心的?!
“你看看这个……”医生递给我一张纸。
我看了又看,怀疑的问:“这,这是……”
“我们也以为是弄错了,虽然这样的错误几乎是不可能的,还是又检查了一次,但是结果是一样的……你怀……”
我蓦然起身,碰倒了椅子打断了他的话。
“你冷静点,宁先生!”
後来医生又说了什麽,我完全没有听进去,浑身都是凉的,是那一次,一定是!连掩饰的话都没有说,我空著脑袋坐上车,来到记忆里林楠的家。
手指抖的厉害,拼命的敲著铁门,连门铃都忘了按。
“请问您找哪位?”门上的喇叭里传出礼貌的女声,是林家的佣人。
我没有回答,依然敲打著。
……
门开了,我呆呆的走了进去,林楠意外的脸看起来刺眼极了。
“你怎麽来了?也不和我说声,我去接你,你上次去哪里了?也不说一下,是生我的气吗?我要找你,哥哥说那样不好!真是的……还好小荠记得你上次来过,也不说一下”林楠劈里啪啦的说了一堆。
前面的我都没有听进去,但是哥哥两个字让我浑身一颤。
“你哥哥呢?”我问。
“啊?”林楠疑惑的张口。
我大声道:“林皓呢?他在哪里?”
我想我当时的神情一定很肃穆,林楠怔怔的说:“在公司”,刚说完,林楠脸色也正经起来:“是不是我哥哥做了什麽,他总这样,老威胁我朋友,我会和他说的,你就因为这生气吧,别气了,我会和他说的!”
“不是!”我大喊:“我要见他!”
林楠抓抓头,见我不肯和他说明理由,又脸色不善,居然没有反驳的给林皓拨了电话。在林皓回来之前,我都沈默的坐著,无视林楠试探的话和递来的茶水!
“怎麽了?急著喊我回来,你是不是又闯祸了?”林皓松著领带走了进来。
见到沙发上的我,意外的挑了挑眉毛:“朋友来了?怎麽?是他有麻烦了?”
我揣著拳头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终於再也维持不下去这虚假的冷静,扑上去一拳挥在他脸上,因为意外,他并没有躲过,但是,那仅限於第一下而已,後面的拳头都挥空,一是林皓避开了,二是林楠从後面拦著我。
“我杀了你,你这个混蛋!”我怒骂著,声音哽咽。
林楠惊慌的看著我,又看看林皓:“哥哥你做了什麽?志禾你冷静点,你告诉我怎麽了?”
我怎麽说的出口,我甚至不明白林皓为什麽那麽做,就是因为我和他弟弟亲近了些?
书书网手机版 m.sh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