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143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39章
林澜年纪虽小,可自主能力很强,林皓也采取的放任态度,只在过份的时候点拨一下。
偶尔的饮酒没有什麽大碍,但是酗酒就超过了林皓的容忍范围。在大家都以为这事就这麽过去了的时候──
林皓走到昏昏然的林澜旁边,叶荠刚拿了热水在给他擦脸。林皓接过叶荠手上的湿巾,却不是为他擦拭,而是一把甩在林澜的脸上。
被水浸透的毛巾带了重量,打在脸部柔软的肌肤上还是很痛的,尤其是在林澜没有防备的时候。
“搞什麽!叶荠你这个混蛋!……”不满的嘟哝著,林澜睁开了眼睛。
一看到是林皓,而叶荠在一边对他使眼色,他立刻端正的坐了起来喊了声爸──
“你还知道我是你爸?我以为你鬼混的早忘了!”林皓不留情的道。
“我──”
林澜想解释,叶荠插嘴道:“阿澜,你还不道歉!”
林澜恶狠狠的瞪了叶荠一眼,林皓道:“你不用替他多嘴,他现在大了,翅膀硬了!”
这句话听在林澜耳里,说的有点重了,他眼睛有点水汽,声音也失去了张扬:“爸──我以後保证不出去乱来了──”
“要不是叶荠跟著你,你早出事了,你以为外面的人都像家里一样顺著你?就你那性子,得罪的人少?”林皓严厉的说。
“……我又没有要他──”林澜说的小声,几乎是包在喉咙里。
“什麽?”林皓没听清楚的反问。
林澜当然没有胆量再这时候忤逆林皓,立刻表示没有说什麽,同时装出一副受教的模样。叶荠看在眼里抿著嘴无声笑了一下。
“你不应该对他说谢谢吗?算起来,他也算你叔叔”林皓说。
林澜一脸不愿,叶荠也说:“受不起,受不起,再说,我哪有那麽老!”
“就是!”林澜接腔:“喊他叔叔,我怕折他的寿!”
我看著他们斗嘴,忽然觉得很熟悉,没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这下,林澜凶恶的目光可就转移到我身上了,我虽然马上收回声音,但是,还是破坏了这本该严肃的气氛。
林皓像也不想再训下去,道:“如果你再胡来……我林家没有这麽不知分寸的继承人!”
难道林澜不听话,林皓就不要他了?这也太严格了些,我心里暗想。林澜看林皓动怒到这个地步,立刻发誓绝对不会再到外面乱来了。
林楠一直一言不发的看戏,叶荠从头到尾都含蓄的笑著。
等叶荠把林澜扶去卧室,我喃道:“不训则已,一训惊人啊……”
“胡说什麽呢?”林楠伸伸拦腰:“心疼了?”
“心疼?你才胡说呢!他爸都不心疼我心疼个什麽。那个臭小孩!”我可没忘记他对我的恶意和那句白痴!
林楠若有所思,“臭小孩啊──”
“好了,不早了,都去休息吧!”林皓不舒服又被林澜给气了,精神不好的说。
第140章
第二天,林楠问我喜欢什麽样的小孩,问题有点不著边际,但也引起了我的警觉。
我直直的看著他。
“怎麽了?”他被我看的有点不好意思,眼神晃啊晃就是不和我对上。
“……难道我也有孩子?”我试探得问。
林楠微愕,随即道:“那个──其实是我的孩子……”
什麽!我吃惊的眨了下眼睛,林楠也有孩子。
“原来你们都结婚了啊……”你们不会是在耍我吧,我真的很怀疑了。
“不是,不是!”林楠慌张的从对面的椅子上起来,还拉住我的手,“我没有妻子──”
我拧起眉毛,私生子?比林皓还糟糕,我想起第一次和林楠见面也是因为林楠的私生活问题,不由有些生气:“你们兄弟怎麽都一个样子,我到底是怎麽会和你们扯上关系的,我真怀疑我以前是不是哪里有毛病!有句话我早就想说了,不管以前到底是怎样,现在的我已经全部都不记得了,所以,你们不能要求我再和你们有什麽──关系,欠你们的药费等我身体好了,我会慢慢还给你们的!”
林楠一听,抓的我的手更紧了,“你别激动,我的私生活其实很单纯的,自从我们一起以後我绝对没有和别人一起,药费是我应该出的,我们是什麽关系,我的就是你的!”
“你的孩子多大?”我问。
“半岁了──”林楠有点不解。
“你不是说我们十几年前就相爱了吗?”我冷哼,“下次记得编个好理由!”
林楠的表情终於崩塌,“那个,那个,其实,其实那个孩子是──”
“住口!”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话,“你别刺激他!”
林楠顿时冷静下来,无奈的说:“我现在解释你也不信,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
“他说的的确是真的,而且我说的也是真的。”林皓居然站在了林楠一边。
“反正我不记得了,你们随便说吧!”事实都在眼前,难道还有假?
“你这麽紧张作什麽?难道在吃醋?”林皓漫不经心道。
林楠和我瞬间睁大了眼。
“胡说!我怎麽会吃醋……我,我……我只是讨厌被人欺骗而已!”脸上好烫,他胡说八道什麽……
林楠一脸失望……
过了几天,有人忽然抱了一个粉嫩的小孩进来,林楠一见就奔上去接到自己怀里。
哦,原来林楠上次的话不是不是没有原因的,想必这就是林楠的孩子。
第141章
“你看看,多可爱!”林楠凑到我身边把孩子往我怀里蹭。
低头一看,果然养的水灵灵的,眼睛闭著,睫毛又长又黑,像小帘子一样。白皙的脸颊上还带著些粉色,小小的拳头揣在胸前,指甲精致而透明,随著呼吸小小的身体微微起伏。
“好漂亮的孩子!”我感慨的道。
林楠立刻骄傲的说:“我把它养的很好!”
废话,那是你孩子!
在一边敲著笔记本的林皓泼他凉水道:“那算什麽,阿澜小时候才叫漂亮!”
林楠晃著手里的小孩,轻声说:“听话,以後可别学某些孩子一样不听话,要即聪明又乖巧啊!”
林楠在说林澜吧,果然,林皓停下手里的动作,说:“优秀的孩子有一点确定是可以容忍的,平庸的孩子如果性格再糟糕那就没救了──”
……他们年龄退化了吗?还是父爱过於泛滥,自家的孩子就一定是最好的?
心里有点羡慕,我这样的身体……想起与我插肩而过的手术,遗憾就会涌上心头。
“怎麽了,发什麽呆?”
林皓又开始埋头敲打键盘,林楠把手往我眼前一挥,问我:“要不要抱抱?”
看他那麽殷勤的样子,我伸出了手,小心的把婴儿搂住。好沈,这孩子比想象中要重,营养很好啊,肥嘟嘟的。
林澜闲散的走进来,看见我怀里的孩子皱起了眉毛,撇著嘴说:“哪来的小孩!”
林皓说:“小孩子别管!”
话音刚落,林楠就说:“你弟弟!”
林澜神色大变,沈著脸回到自己的卧室。
林楠扬起眉:“怎麽,我又没有说错,我的孩子不是他弟弟是什麽!”

林皓脸色古怪,我也觉得奇怪,林楠的孩子也的确是林澜的弟弟啊,难道他们的不合已经这麽严重了,可是现在表面看来挺好的啊。
林皓哼了声,合上笔记本上了楼,应该是回到了书房。
林楠不在意的对我说:“走了正好,来,就我们俩还清净些,我给你说啊,他叫小偕,从小就特别听话──”
直到晚饭时间,林皓和林澜才下来吃饭,这一点他们父子倒是很像!期间我一直被林楠拉扯著听他讲他儿子的趣事。那个小孩後来虽然醒了,但也没有吵闹,像林楠说的一样,睁著圆滚滚的眼睛把玩著手里的小玩意,只偶尔在林楠手指的逗弄下高兴的哼哼两声……
第142章
林澜很排斥那个婴儿。态度冷淡,不过林楠也不要求他喜欢,按他的说法他喜欢就可以了。林皓虽然说不上欢迎但至少没有到达无视的地步。
林楠边吃著菜边拿著奶瓶往婴儿的嘴里填,林澜哼哼著把碗筷弄的蹭蹭作响,像小孩子一样无声的表达著情绪。如果是以前林皓会制止他无礼的行为,不过今天他显然没有心情。
那日他胃疼之後,不仅没有多加休息反而更拼命的工作,只不过工作的地点挪到了家里,电脑不方便解决的,就会有干练的下属来家里向他请示。
林楠在他工作的时候很少会打扰他,除了昨天迎他的儿子。反而林皓奇怪的不喜呆在书房而喜欢在客厅里做事。
医生来的很勤快,除了叶荠还有另一位大约五十上下的老医生,他们大多是一起来,不过叶荠来的还要频繁些,他更像这里的一个房客。
吃著吃著,林皓的手抖了一下,手里的汤勺掉在了盘中,发出喀嚓声──林皓把那盘菜端到旁边,取了新的汤勺,大家又继续刚才的动作。
林皓吃了几口之後,就坐在沙发里靠著……
“怎麽了?”我小声问旁边的林楠。
林楠面沈如水,林澜也觉得不对,跑到林皓旁边问他哪里不舒服,林皓的脸色不好,比那天晚上还差些,看我们都注视著他,他道:“没事,只是有点头昏,可能是昨天工作太累了!”
林澜给他倒了水後说:“爸你现在身体又没有好,那麽劳累做什麽,我们林家也不差那点,再说,我早晚会去公司帮你……”
林皓一向没什麽表情的脸上有点动容,他说:“我知道,我只想让公司内部再稳定些,在扩展几条海外业务──”
“我上去休息下,你们继续吃!”林皓道。
回到桌子上,林澜还在嘀咕吓死人了,工作狂。
林楠怔怔立在原地。
“怎麽了?”我推推他。
他走到电话旁拨打起来,“喂,阿荠,是我……你下午来一趟,对……没什麽,你来看一下,嗯……好的,麻烦你了!”
等林澜出门,我问林楠:“是不是有什麽事?林皓的脸色真的很差,在医院时候我就觉得他身体不好,他是不是生过什麽病?”
林楠说:“他以前肾出了问题,後来做了移植手术!”
我心里惊讶,“换肾了──”
“嗯!”林楠颔首。
我们还在聊著,叶荠就来了,看来是接了电话就赶来的,林楠意外他的速度,诧异的说:“好快──”
叶荠没有向往常一样轻缓的笑著打招呼,直接朝林楠点了点头,说:“我先上去看一下林皓!”
一向泰然自若的叶荠这麽急切我还是第一次见,心里难免有些担忧:“没事吧?”
林楠转身按住我的肩膀,“你是不是很担心?”
“难道你不担心吗?”我疑惑的看著他,看他他刚才主动打电话,应该也是担心的吧。
林楠面色不佳:“你是不是喜欢上他!”
“什麽?”林楠的话简直莫名其妙,不止是林皓,包括他,对我来说都只是曾经熟悉的陌生人。但是相处的这些日子即使是普通朋友也应该担心的吧。
“哇──”婴儿的啼哭声中止了我们的话。
被放在一旁的宝宝也不知是刚才没有吃饱,还是被我们的谈话吵到,哭的大声。林楠过去将他抱起,摸了下奶瓶,被刚才一耽误,温热的牛奶凉了下来,林楠又重新冲了一瓶喂他。对於孩子的饮食,林楠一向亲历亲为,比模范爸爸还模范。
第143章
楼上隐约有著著争执声,我和林楠都不禁抬头看去,然後没有关紧的门被重重碰上,接著就一点声息都没有了,这里的隔音很不错。
半个锺头後,叶荠才下来说:“没有什麽,我先走了。”
“你们……是不是吵架了?”林楠问。
叶荠微微一笑:“我在说他呢,也不注意休息,身体毕竟是自己的,弄坏了受罪的也只能是自己,没有人会替他承受……好歹我也是他的家庭医生,怎麽也该说说他!”
“不坐一会吗?”林楠说。
“我还有些事,就不坐了,再见!”叶荠来的匆忙,走的匆忙。
叶荠前脚刚走,林皓就出来了。他站在楼梯上俯视著我们,不知道怎的,我觉得他摇摇欲坠,担心他会不会从楼上跌下来,但是,他稳健的走了下来。
林楠看著他,打量了很久道:“你是不是应该去医院看一下!”
林皓冷道:“废话,我自然是按时去检查的,怎麽,以为我要死了你们就痛快了。放心,我好的很,工作上的事也是该放一放了,不能便宜了你啊──”
林楠气道:“我也只是随口说说,管我什麽事,是我的就是我的,谁也夺不走!”
林皓和林楠极少说话,一旦说起来十有**会吵起来。所以我立刻说:“你们安静点吧,林楠你别把孩子吵醒了。”
因为林皓比较强硬,我决定劝林楠。
两人似也觉得这样的行为很无聊,同时收了口。
至那天以後,林皓果然没有再工作,至少我没有看到他工作,不过他在卧室里的时候我就不知道了。他时常会盯著我,盯到我心里发毛,我窘然的回望他,他也像没看见一样,依旧看著我,时间长的让我怀疑也许他只是在发呆,而我只是恰巧在他视线所及的地方而已。
叶荠每次来的时候,林皓都会和他进卧房或是书房,而且门扉紧闭。林皓也按时间表上的安排定时去医院检查,如果碰上我去复查的日子,林皓就会顺带和我一起,林楠也跟著──
我对自己的检查很熟悉了,除了问话,大多时候我只需要躺下或静坐,仪器会自动给出结果。医生说我恢复的很顺利,这些日子即使不喝药头也不那麽疼了。我也高兴,很快我就可以摆脱废物一样的生活方式了,可以出去打工,或者──上夜校,林楠说过我的大学是无疾而终。
林楠在一旁也很高兴,向那个医生道谢,并表示会另外重谢。
结束的时候林皓还没有出来,今天林楠的车临时去送检还没有回来,所以我们是坐的一辆车来的,必须要等著林皓,但是坐在车里也没有事做,我提出干脆去看看林皓怎麽样了。
林楠有点不愿意,但还是陪著我上了楼。
问了几个护士後,我们终於找到了林皓。
书书网手机版 m.sh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