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138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35章
林楠一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的样子,语调有些散漫:“因为有了更重要的事,所以我和你一起离开了医院!”
我更加好奇起来:“什麽事?”
他忽然握起我的手,眼神有些严肃,我反射的抽出手道:“算了,你还是等我自己想吧!”
然後拿被子蒙住了头。
我明明是想知道的,为什麽看他那麽认真又退缩了起来,难道我其实不想深究的吗?我按了按心口,刚才这里好像有根细针在扎著一样,又好像有什麽猛兽即将出来。
一定是因为发生了什麽坏事,所以问的过於详细就会难受,我潜意识里才会这麽回避,我这麽想著。
既然已经忘了,也许是冥冥之中上天的安排,就这麽过吧。
想通了以後,我决定不再刻意询问往事,一切随遇而安吧。
第二天,理清了一些事情,我想自己那笔准备手术用的钱大概也早就没有了,毕竟都过去多年,上学是不可能了,不知道当年我有没有完成学业……那麽首先应该工作,然後攒钱。
还要还林楠给我出的住院费,一定是个大数目吧。
“阿楠,那个,我那时候有没有继续上学啊?”我问,阿楠是他要我这麽称呼的。
他低头继续整著柜子里的水果:“没有啊,你那时候和我相爱了,我们就不顾一起的走了!”
我叹气,不明白这种看似浪漫实则愚蠢的行为怎麽会由自己做出来,我们都是男人不说,何况我又没有完成手术,而且那时的林楠也太小了些。
“我们是情人,阿楠也喜欢你,趁我不注意,你就被他抓走了!”
以上是林皓在林楠离开时对我说的。
林皓也说我和他有关系,难道我竟这麽强悍的能喜欢上两个人,他们还是兄弟……满头黑线!!!什麽乱七八糟的事啊!
“我什麽时候出院?”我说。
林楠已经把水果整齐的排列好,正洗了手从旁边的卫生间出来,见我问话,眉宇间有些责难,甩甩手上的水珠,接著拿纸擦干才说:“你还不能出院,要继续观察,而且你不是时常头痛吗?怎麽能走,你伤的是脑子,不是别的地方,就是别的地方,没有好也不能走!”
林楠语气强硬,态度坚定!
也罢,每次头疼起来都要命,医生开的药也没见多大用处,才几天光景也看不出来效果。
对林楠,林皓这两个熟悉的陌生人,我想疏远但又没有办法,我现在身无分文,大到医药费,小到一碗水都是他们给的。
当然因为这个林楠和林皓还争执不下,都说费用可以由他们出。
最後还是一人一半勉强了事,有什麽好抢的,又不是什麽好事。对我来说,这麽大一笔钱,又不可能一次还上,还可能一辈子都还不上,欠一个人的和欠两个人的也就没有什麽分别了。
第136章
晚上,头又痛了起来,拿起药又放下,想想还是掏了两颗放进了嘴里!
披上衣服我站在阳台上看著夜景,虽然只是高楼而已,闪烁的亮点还是让我看的出神,比起记忆里,城市发展的太快了!
为什麽会忘了?
可以忽略的问题又浮现,是啊,说的再好听,也不过是安慰自己的话,怎麽能不介意,毕竟是自己对著脑袋开了一枪!
看著自己的手掌,是成年人的尺寸了。
夜风吹在脸上却没有多少的冷意,头上的疼痛夺取了我太多的注意。把右手撑在头上,趴在阳台上望著远处的灯火……
一双大手按上了我的肩膀……
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林楠,林皓这几天只是白天里出现。
“怎麽不睡?”他问。
“睡不著!”我回的随意。
他松开手进了屋,我以为他走了,却又听到他走了回来,一件毯子盖上了我的身子,嫌只能盖住後背,林楠又把它往拢了拢。
这下我整个人都被包在了里面。
拘束感让我扭了起来。
“别动,会著凉的,现在已经要入秋了!”林楠加大力气。
抵不过他,我说:“我不冷!你进去睡吧,我想看下外面!”
“这里有什麽好看!”他不在乎的说:“等你好了,我带你去我们的家,那里可以看到这个城市最美的夜景,无数灯火连成一片的辉煌,每一个光亮都是那麽微弱,汇集到了一起,却灿烂的耀眼!”
我没有答话,继续看著夜色,脑袋里像有个锤子在敲打。
“你是不是头痛了?”林楠弯下腰问我。
他的脸和我几乎靠在了一起,说话时候气息都几乎可以闻及,我本想後退,无奈恰好又是一波疼痛的袭来,只得僵在了那里。
林楠了然的放开毯子,让它们挂在我的肩上,然後站到我的背後按著我的头颅,“吃药了没有?”
“嗯!”我轻声道。
“会好的,医生说你恢复的不错!”林楠的手上力道很舒服,好歹也能缓解一下疲劳,我就任由他在我头上摸来摸去了!
过了一会儿……
“进去吧,我给你好好按按!”林楠说。
“不要了,你不要管我!”我直觉的拒绝了,林楠有点伤心的看著我!
我被他看的一阵心虚,对他的亲昵还是很不习惯的!最後还是林楠打破了沈默,他说:“不按就不按,你进去休息,睡眠不好对你的身体没有好处!我明天再去和医生说,看有没有更好的药。”
我应承著进了屋,虽然我并不想进去,但不想气氛继续恶化下去。
林楠黑黑的眸子望了我一阵,在我别开眼的时候他也垂下了眼道:“我也去睡了!晚安!”
“晚安!”我说著拿被子盖住了脸。
等林楠的脚步声消失,我才露出了脸。
肩膀上被他碰的地方怪怪的,有种灼热的错觉……又有点熟悉!
第二天我是被林皓吓醒的,一整眼就是一张白惨惨的脸在我眼前!还以为撞鬼了,我立刻叫著弹向後面,以後要撞上墙的时候,後脑勺被柔软的手掌拦住。
他也被我吓的不轻,但还是反应敏捷的护住了我。
林皓怎麽一早就在这里?!
“你怎麽不小心,你头刚受了伤,要是撞上了怎麽办,林楠办事也太不小心了,墙上都不知道放些软垫吗?”林皓抢先道。
我一愣。
他数落的更厉害了:“……你这麽大的人了,起来居然还会往墙上撞……”
天啊,明明是他害我,一张白脸就这麽突然放大的眼前,谁都会意外了。他也不知道有什麽病,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当然还是比几天前还些,那时候他的脸是青的!
“嗯,只是意外!”我打断他的话。
他拧著的眉毛用了很久才松开。
“粥好了,来吃了!”林楠突然端著碗进来,看到林皓身形顿了一下。
林皓看了林楠一眼,让开了床前的位置!
“你这麽早来可以吗?”林楠拿出小碗舀著米粥,轻描淡写的问。
早上林皓也要检查身体还要打针。
“挪到下午了!”林皓道。
林楠把碗递给了我,我看著林皓说:“你要不要吃?”
虽然我吃的不多,林楠每次也是买的很充裕。现在不过七点左右,林皓吃过饭的可能性很小,所以我问道。
林楠的脸色微变,小声道:“我也没吃呢!”
我看了看桌子上的保温煲,“里面还有很多呢,你们两人也够了吧!”
林皓眯起眼睛,有些苍白的唇勾了起来:“也好!”说著就绕过林楠打开柜子又取了一副碗筷,他取食的动作很优雅,但手指和指甲也是白的,像是贫血的样子。
林楠等他弄完才上前把剩下的倒入他的碗里。
“我还以为哥哥不会很喜欢这样的早餐!”林楠悠悠的说。
“哪里,你以前似乎也不大习惯!”林皓道。
“人是会变的!”
“我也一样啊!”
看似平静的早餐很快就结束,林皓的医生似乎不同意他把检查挪後,所以派了个护士来寻他。林皓没有为难她,又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林楠很开心般松了口气。
到了将近中午,林皓又来了,还带了一个朋友,斯斯文文的模样里带著几分俊气,把米色的半长大衣穿出极为潇洒的味道。
一见到我,他就扑上来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看来又是一个陌生的‘熟人’!
“早就想来看你,可是工作上耽误了几天,不会怪我吧!”他笑著道。
“不会!”我摇了摇头,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哦,对了!”他忽然拍了下手:“你不记得我了……不过我还是很激动的,重新介绍下,我叫叶荠,是林楠和林皓的朋友,当然也是你的朋友!”
看著他向我伸出的右手,我刚把手挨上去就被他紧握住!
“你没事太好了!”他说。
我只能笑。
林皓重重的咳了一声。
叶荠松开我们紧握住的手道:“有人吃醋了!”
听著这句玩笑,我却在心里揣测,连他都这麽说,难到我和林皓真有嗳昧?!
叶荠决定留在医院和我们一起吃午饭,所以林皓让人做了一桌的美食过来!林皓和林楠各占一角。叶荠很惬意得吃著,偶尔和我说说话,让饭桌得气氛不那麽沈闷。
又过了几天,头痛得频率有所缓解,加上善谈的叶荠也时常探我,虽然天气转冷还下起了雨,我的心情还是好了许多!
第137章
我又提出出院的要求,这次林楠没有一口拒绝,而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喊来了医生,在一系列的检查下,医生说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回家修养,但要定时复查!
我当然满口答应,住在医院里,即使环境再好也比不上外面自在!
林楠也显得很高兴得笑著说恭喜!
“去我那里住吧!”林皓突然从走进来说。
林楠正要开口,林皓抢先又说:“你不是把产业挪往美国了吗?住我那里吧!”後面那句是对我说的。
他的声音虽然轻柔,但却充满不容人反驳的魄力,那是只有长期位居上位的人才有的慑人压力。可惜林楠不是我,他说:“一栋房子而已,不劳哥哥费心!”
林皓盯著他:“我不同意的话你是不是像以前一样带他走?”
林楠咬著牙。
我看著他们争论不休,道:“如果可以,我想一个人住在外面!”不知道为什麽我并不想去他们任何一个人的那里住,微微的排斥感让我开了口。
“不行!”
“不可以!”
两人异口同声的喝道。
结果还是决定住在林皓那里,包括林楠。
林皓的别墅很大,花园里林立著各式雕塑,中央还有一个环形的喷泉,草地修整的整齐而美丽。在草坪的中间被修理出一条大路。
破坏美观的是,这里的墙也未免太高了。
当林皓问我这里怎麽样的时候,我老实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脸上有点不自在的说是为了**。我恍然大悟,有钱人麽!
林楠则哼了一声,把简单的行礼交给了仆人,自己走进大厅。
二楼的房间一人一间,林皓在最左边,和他的书房挨著,林楠的房间邻著林皓,然後空了一间房子才是我的房间,後来我才知道那间房间并不是没有人住。
简单的整理房间後,林皓向我介绍了那间房间的主人,一个少年。
林皓的儿子?林皓娶妻了啊,我心里觉得不是滋味,有妻子有儿子还在外面乱搞,虽然也许对象是我!
少年俊秀的样子有几分像林楠从前的样子,但是脸上的线条比林楠尖锐了些,少了点可爱多了几分帅气,不客气的眼神也颇像第一次见面时的林楠。因为熟悉的面容让我心生好感,我上前对他伸出了手:“你好!”
少年迟迟没有回应,林皓叫了他一声,他吊著眼睛不愿意的伸手,刚碰了一下就缩了回去,然後跑出了房间。
别扭的孩子!
那个叫林澜的少年不喜欢我,甚至有些敌意,我抓著脑袋想他会不会把我当成‘第三者’了。不知道以前是怎麽回事,但我可以肯定,现在的我是决不会去破坏别人的家庭的,何况是我们都是男人──
“怎麽没有看到你的母亲!”一日下午,我看见林澜在沙发上看书,有点无聊的问。
林澜古怪的望著我把书扔在了一旁道:“──白痴!”然後上了楼。
被一个孩子这麽说,我脸上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了,臭小鬼!
第138章
他不肯说,我又不好去问林皓,只好去找林楠。
“他母亲啊──”他有些为难。
我立刻表示那就不用说了,探究别人私事也不大好,而且也不像是好事!但是林楠随即又说:“他母亲在他出生的时候就离开了!”
“哦!”不知道是是离婚还是……
刚说著,林皓就从外面走了进来,有些疲惫,看他也不像病愈的样子就开始工作了,果然有钱有有钱的烦恼啊。
“你不工作吗?”我问林楠,他一直很闲似的。
林楠‘呵呵’一笑,“我把工作托给下属了,暂时只要负责下下留在国内的产业,如果有什麽大事,现在科技这麽发达,要过去也很简单。我想通了,老拚命也不行呀,总要放松下!──而且我破产了没有事,还有家里的股份呢──”
林皓扩著肩舒展上肢,额头上滴下几颗汗珠,而现在已经是需要开暖气的天气。
“你是不是不舒服?”我问。
他道:“喝点药就没事了,喝了些酒胃有点难受!”
那表情何止是难受。
“你以为现在的身体还和以前一样?”林楠讽刺的说。
我拿手肘拐了林楠一下,对病人这麽未免说过分了,而且还是他哥哥!记得林皓很维护弟弟的,林楠也曾经对林皓很钦佩,怎麽现在变这样。
十几年的时间,他们变了太多。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林皓居然每天看我;林楠虽然笑嘻嘻的,却并没有表面的单纯。
“废话!能推的应酬我早就推了。”林皓回嘴,但是因为疼痛抽了口气,手上的动作更快了,药丸刚倒出来就被含进了口中。
在长沙发里躺十多分锺後,林皓脸色稍荠,起来喝了几口水。
指针滑向九点,一个老妇人来问我们需要吃什麽消夜。林楠没有胃口的摆手,林皓表示要点容易消化的就可以,轮到我的时候我说随便就好。那个妇人的眼睛死沈沈的看著我,让我心悸,她讨厌我,对著林皓和林楠就温柔多了。对比鲜明的让我觉得如果不是她年纪过大,我一定以为她暗恋他们兄弟。
但是据林皓和林楠说,她那是看著他们长大的!
不到半个小时,简单而营养的消夜就端上来了,林皓小口的吃著,李嫂还是准备了三人份,所以林楠坐在椅上有一口没一口的边吃边看报,我则盯著电视。
门口有点动静,仔细一看。居然是叶荠抱著一个人来了,直到他把怀里的人放下,我才看清他抱著的居然是林澜。
“又喝醉了?”林皓带著怒气的说。
叶荠扯了扯衣领,优雅的坐在林澜旁边,苦笑道:“他最近已经很少喝酒了,今天不知道又发了什麽疯!”
我突然想起自己问他的话,莫非是我刺激到他了?心里有些愧意。但是也不能说是我问他他母亲呢?所以他才出去喝酒!只好低头吃饭。
叶荠缓过劲来,“算了,林澜脾气一向这样──你也别生气,对身体不好。”
林皓叹气:“幸亏有你看著!”
“哪里哪里!”叶荠笑笑,“今晚我住这里不介意吧。”
林皓看了他一眼,像是在说废话!
“是不是不够吃?我的给你!”林楠突然对我说。
啊?我一看,自己的碗里居然空了,肚子也撑撑的,“不用,我很饱了!”
林楠嘟了一下嘴,三十多的男人,做这个动作居然没有给人以违逆感,反而像是有点委屈?!但是我是真的吃不下了,所以我干笑了几声,下了桌子。
书书网手机版 m.sh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