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134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30章
身体一天天恢复著,终於我的眼睛也可以睁开了,重见光明的感觉真好。
“你,你醒了!”身边的人在捏著我的手臂,惊喜下忽然加大了力气,我的身体感觉已经很迟钝了,但仍感觉到了轻微的疼痛。
他松开手,歉意的说:“对不起,我喊医生来!”说著,按下了墙上的铃。
白袍的医生站了一屋子,繁琐的检查让我无聊的打量著那个男人,他先是背过身体,肩膀轻耸,我怀疑他是不是哭了,等他转过身来,眼眶果然泛著红。
我更不解了,我应该是不认识他的吧!
他对我微微一笑,我忽然明白那股熟悉感的来由了,他和我新认识的林楠好像!不过不是林楠的哥哥,在走廊上我见过他,林皓也比他年轻些,难道是林楠的亲戚?那就更奇怪了!
他一直笑著看著我,我只好对他挤出一个笑容,好歹他也照顾我这麽久。但是他却欣喜异常,真是奇怪的人!
折腾许久,医生们终於离开了。
他立刻冲到我面前,“你醒来太好了,知道我有多担心吗?我已经後悔了,我想了很多,我以後不强迫你做你不愿意的事了,我天天在这里的日子,夜夜都在後悔,事业什麽的我可以放下,那只是我想给我们的保障啊,你一直怪我没有救你吧,我是为我们好啊……”
他劈里啪啦说个不停。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小声说。
他如遭雷击,半开的嘴都没有合住。
“你认识林楠吗?是他的亲戚?”我看他表情不对,小心翼翼的问。
他神色更不对了,踉跄著又按了铃。
接下来医生们又问了我一堆话,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大好。
“怎麽会这样!我知道受伤後记忆会受损,但是,这也太过分了。”那男人压抑的问。
为首的医生道:“不要吵到病人,我们去外面说吧,林先生!”
我记忆受损?看那男人难过的表情,我心里不知道为什麽也很不舒服,也许我真的认识他,可是我忘了,那医生喊他林先生,他真是林楠认识的人吗?那为什麽林楠这麽久也没有来看过我?
期间也有过一个陌生人几乎隔一天就来看我几次,只是他身体也不好的样子,每次都被医生劝走。接触时间太短,我辨别不清他的身份,但他并不是林楠。
我是怎麽和这个人相识的呢?应该是和林楠有关吧,他们长的真像啊,我叹气想著,如果不是见过林皓,我肯定会以为他是林楠的哥哥!
再回来的那个男人,脸上回复了平静,虽然在我看来更像是故作镇定。
“你真不记得我了?”他问。
我点头:“是啊,你是……”
“你记得些什麽?”他没有回答我,而是继续发问。
第131章
我因为长期没有说话,回答的很慢:“我只记得,我拿了我的病例,准备找林楠去他家里上传给医生指定的教授……然後……请问我出了什麽事?你又是谁?是林楠的什麽人吗?我们是怎麽认识的?”
那人脸色白的发青,干巴巴的说:“你就记得这里!?”
“……怎麽了?”看他的样子,让我的心也悬在半空。
说了几句话,我觉得自己的嗓子有点奇怪,变声期一直没有什麽变化,现在似乎音调低了些,还是睡久了的原因?我挠挠头。
他不回答我的话,我也不好追问,不过我心里已经断定他是林楠认识的人。看著手背上的针孔发呆,皮肤变的差多了,干枯而缺乏色泽,不过我并不是很在意,男生的皮肤要那麽好做什麽。
但是有一个问题,我真的很想问他,从我醒来,确切说是从我有了意识就一直想说。即使他现在看起来不愿意搭理人的样子。
“……请问,你可以替我保密吗?”我说。
他抬起头来以眼神询问我。
我扭捏了一下,还是道:“我的身体,你见过了吧,很谢谢你一直的照料,但是,我的身体有点……你可以给我保密吗?我以後会做手术的,就和正常人一样了……”虽然不好意思,我还是一鼓作气的说完。
他眨了下眼睛,明白了我话里的意思:“你放心,我不会乱说的!这是我们的秘密。”
“林楠也不说吗?”我心中欢喜,继续问。
他虽然笑意顿了一下,还是保证的点头。
深吸了几口气,他说:“有些事情你可能难以接受,不过我还是要说,你以为你只在床上躺了几个月,其实并不是这样……”
因为他话里的沈重,我也担忧起来,难道我已经睡了很久,就像植物人一样?!
“……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确实是只睡了几个月,只是你的记忆有很大的问题,你把很多事,很多年的事都忘了!”他缓慢的说。
“……很多年?……是多少年?”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你记得你现在多大吗?”
我想了下,回答道:“十八……”来到这里准备手术时我刚过了自己十八岁的生日,如果不算上他说的那段被我遗忘的记忆,在我的脑子里我就是这麽大。
他深深叹气,“问题就在这里,事实上你已经三十三岁了!”
!!!什麽?怎麽可能?医生告诉我手术日期的情形我还清晰的记得,怎麽会过了这麽多年,我抱头苦思,到底出了什麽事,还有他们说的自杀!
“你告诉我,我到底怎麽了?我不信,我明明……”我急切的说著,掀开被子想要下床,疲软的腿让我往前跌去,那人眼明手快的一把扶住我将我送回床上。
第132章
那人不住的叹气,等我冷静下来後,他才说:“我们的关系,一定也不记得了……”
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何况关系,但看他一脸愁色,我只要压抑住自己的不安和彷徨,静静等他继续说。
“我们是很亲密的关系!”他浮上一个笑容,然後说:“你受伤其实是我的责任……”
“我就知道我不会自杀!”我禁不住打断他,即使身体有著这样的不堪,我也从没有动过死掉的念头,从小父母就告诉我,我只是生病了,所以不能在人前上厕所,不可以在他人面前暴露身体,即使长大後我明白这不仅是生病这麽简单的原因,但还有机会改变不是吗?
所以我耐心的等待著,等著手术的机会!
“是啊!你不会自杀!是我不好!”那人继续说。
“你到底是谁啊?为什麽是因为你我才……”我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头。
他总算肯说他的身份了,“我叫林楠,因为你和我起了争执,所以才在气急之下……”
“哦!林楠啊,哪个楠?和林楠是什麽关系啊?”我继续问。
他怔住,像是思考著怎麽对我解释,我忽然恍然大悟:“你,你该不会是我认识的那个林楠弟弟吧!”天啊,要不是他对我说我已经三十三了,我怎麽也不会联想到那个粉嫩俊俏又带著几分不羁的少年。
他轻轻点头,对我露出笑容,天哪,果然是。
好吧,既然我十多年的的记忆都消失了,这也不算奇怪了。

我正在缓和事实对我的冲击,门被推开了,一个面色不佳但气质不凡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微抖著唇看著我,像是很激动的样子,站在他後面的人连忙扶著他,却被他推开。
“我听说你醒了,真是,本来交待过一醒就立刻通知我的,他们却这麽久才说!”他边抱怨边走过来。
他的声音我记得,就是那个有病还来这里看我,结果被人劝诫的人。
但是他又是谁啊,我求助的看著林楠,这里和我最熟的就是他了。
“这是我哥哥,林皓!”林楠道。
林皓拧了下眉毛,但没有说什麽。
难怪我认不出来,在我的记忆里我和他只是一面之缘。当然,现在看来,他一直来看我,恐怕也不是那麽简单的关系。而且他的身体好差,虽然精神不错,但脸色比我还糟糕。
“林先生,你可以安心回去用药了吧!”在他身後的人说。
林皓朝他瞪过去,“滚开!”
个性方面,他倒是没变。
“志禾,让你开枪的话是我激你的,我那时知道自己伤重,又气愤异常,只想拖你一起死了,後来知道你真开枪,我就决定放弃治疗,可是你没死,谢天谢地,所以我一直等你醒……我的身体又不允许天天守在这里……”林皓道。
即使他说再多我也听不明白啊,但似乎我的脑袋和他也有关系了。
第133章
我茫然的看著他,决定打断他的话:“不好意思,等我想起来你再对我解释吧!”
这下轮到他迷惘了,不过他是看著林楠:“怎麽回事?”
“记忆受损!他只记得他现在十八,来医院等手术而已!”
两人一阵沈默,仿佛我做了天大的对不起他们的事。
片刻後,林皓道:“忘了也好!都忘了也好,公平的重新开始……”我越来越糊涂时候,林皓又说:“你忘了我吧,我是林皓,林楠的哥哥!在你的记忆里我们没有正视打过招呼吧,你好!”
他向我伸出手,我连忙回握过去。他笑著说:“不过我不仅是林楠的哥哥,而且是你的恋人!”
什麽!我瞪直了眼睛,连林楠都瞪著他。
“胡说!我才是你的恋人!阿禾,不说你也知道的,我一直照顾你,我其实才是你的恋人,你是和我吵架,才会怄气失手……”林楠冲上来道。
我的头炸了起来,“停,你们都住口!”
听到我的喝止,他们终於安静下来,我继续道:“我知道我躺在这里和你们都有关系,其他的,你们怎麽说都可以,反正我也不记得!……所以,就此打住,等我想起来就再说!”
“说的是,怎麽能被哥哥的话误导!”林楠说。
我跟著他点头,但是林楠的话也有哪里不对的样子,总之,我心里也没有多少信服的感觉,於是补充道:“你也是,等我想起来再说!”
我大相信自己会和男人成为……恋人,而且纠缠不清的似乎还是两个。
想想以前对林皓的印象,不禁寒颤,太可怕了。至於林楠,好像自己的弟弟,说恋爱也很奇怪啊。算了,不想了,我鸵鸟的回避著越来越惊悚的事态发展。
确定了我确实醒来,并且看起来无碍,林皓被他的随从劝去服药。
林皓临走时说:“会再来看你的!”
我支吾的附和,心里叫苦。他前脚刚走,林楠就一反常态的说要帮我回忆往事,滔滔不绝的讲著我和他感情有多好。
但是当我插嘴问他我们是怎麽会相爱,又怎麽起争执的时候,他又吞吞吐吐,言辞闪烁。
“我可以照下镜子吗?”我说。连相貌在我记忆里都还是以前的模样,现在的自己究竟会变成什麽样子呢?
林楠马上说,“这里只有卫生间有,我去给你买一个!”
“不用那麽麻烦,你扶我去看下就好了!”我说。
林楠想了一下,觉得也没有离开的必要,就搀扶著我起来,用毛巾胡乱抹了下玻璃,我凑近观察起来。
整体看来差别不大,只是成熟许多,可为什麽还是一副白净的样子,胡子呢?依然体毛淡薄,我叹气,没有五官变形我是很庆幸,但是,居然没有多加一点男人味,有点失望。
“怎麽了?虽然瘦了许多,不过很快就会养回来的!”林楠道。
……我不是担心这个啊,说了他也不懂,我默默的回到床上。
第134章
林楠对我失去记忆的态度很奇怪,最初的失落,现在甚至有一点欣喜?几天後,在我看来,他就并没有多难过了。
亲近他是难免的,毕竟他是林楠,记忆里刚刚交上的好弟弟,林皓就……
虽然林皓现在不必从前,魄力依然慑人。而且我一见他就有种青蛙见到蛇般的感觉,整个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比当年对他的感觉还要可怕。
每当林皓因为我的回避扭曲了脸的时候,林楠总给我一种在窃喜的感觉,而且对林皓的态度也是亲昵不足,拘谨有余。
他们兄弟不是感情很好吗?
当我这麽问出来的时,他们同时别过了头不再说话,又显得很有默契。
不管他们有什麽瞒著我,我却为这份失去的记忆而安心,不知道为什麽,我并没有渴切的希望通过医学去要回我的记忆,虽然医生也说以现在的技术而言机会渺茫,一切要看天意。
也许慢慢的我会想起一切,也许我会就这样一直到死。
多麽奇妙啊,一个三十三岁的人居然要重新从十八岁来过。
当林楠和我的相处比较自然,我也看出林皓不会对我有什麽实质性的伤害後。
我问:“我为什麽没有做手术?”
当我知道我的年纪,我就在夜里摸索了自己的下体,当年的我为什麽没有完成手术,到底是什麽事让我放弃了手术!我百思不得其解,而事过多年,似乎只有问他们。
比起林皓,问话还是选林楠吧,所以挑林皓不在的时候,我对林楠问出了口。
林楠面部肌肉几乎扭曲在一起,像是在想著该怎麽回答我。
“你不知道就算了!”我连忙道,我可不想听他说什麽谎言,看他那样子,出口的话就算是真的我大概也信不了了。
“也不是不知道!”他嘀咕著:“只是说出来你肯定会……”
“会怎麽样?”我问。
“……会不高兴!”他说。
切,他那表情表达的岂止是不高兴这麽简单,难道……我斜眼看他……
“怎,怎麽?”他吓了一跳:“那麽奇怪的看我!”
漂移的眼神,让我想起那个拥有黑色大眼,尖尖下巴的秀气少年,他受伤那些日子,经常眨著眼从後面一把抱住我,或者躲在墙角猛然跳出来缠著我去花园游玩……
“你变了多好,以前可爱多了!”就像一个小孩子在瞬间成了大人一样。
“什麽,我长大了啊!”他立刻看穿我的想法,“而且都那麽多年了,你要早点习惯!”
“差点打岔过去了,到底是因为什麽手术中断了!”我继续问,虽然不相信,但是还是想听。
书书网手机版 m.sh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