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129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25章
远处传来汽车的引擎声,我们都为之一愣,林皓看著车子离我们越来越近,急躁的拿枪顶著那两人其中的一个,然後拉著我开始後退。
“你也别动,只要不会死,必要时候我会对你的腿打一枪!”林皓冷森森的对我说。
最初被他们敲晕的司机也按著头醒了,发动了车子往窗外道:“林先生,快上来!”
林皓还没有碰到车门,疾驰而来的车就故意撞上了刚发动的轿车,撞击声後是司机低低的呻吟,变形的车门卡住了他的身体。
那车在碰撞後立刻後退,然後停在了我们身边,林楠缓缓走了下来。
“哥哥真不错,你的另一批警卫还在路上,被一场车祸绊住了,暂时不会打扰我们!”林楠双手对击数次继续道:“居然可以做到这地步,还以为哥哥病後会虚弱不少!”
林皓对他的赞赏弃之以鄙:“滚开!”
“你要对我开枪吗?我可是吩咐不能对你动粗!”林楠蹙著眉头。
砰!
警告似的一枪打在林楠的脚边!
林楠低低笑著,“虽然你的警卫不会来,但是这毕竟是路上,万一来人了多不好,我们还是抓紧吧!”
林楠说话极慢,最後几个字更是别有深意,当林皓警觉的回头时已经来不及了,那两名健全的黑衣人扑了上来,这次的打斗没有留情,林皓脸上淤青一片,腹部也连挨了几下,回击的动作也慢了不少,只是他始终没有让那两人夺到手里的枪。可那枪在这麽近的距离下,这麽紧张的围斗中也只是拿来当砖头用而已。
林楠在一边慵懒的看著,发现林皓无暇分身以後就来到我身边说:“阿禾,我知道你还在怪我,你要肯配合他们,也不会拖了这麽久!”
林皓已经被打的趴在了地上,却发出一声讽笑,林楠顿时绷紧了身子,“好了,阿禾,回去我再和你解释,和我走吧!”林楠向我伸出手。
林皓垂著头喘息,那两人见他没有反击的能力,退回来扶起坐在地上受伤的黑衣人,并把他率先放在了车里的後座。
“林先生,阿森大哥出血很多,要立刻送医!”
“好的,阿齐带他走!阿易你把这里处理干净!”林楠道。
最初跟著我们的车立刻开走了,留下了一名平头的黑衣人。
然後,林楠没有再问我,直接开始拉我的手要往他的车上走,变故发生在瞬间,林皓突然从地上跳起,看起来,刚才的示弱也有几分假意,而是故意寻找机会。
枪管直接对上了林楠,“你应该知道我的个性,就是杀了你,杀了你们,我也不会再一次让你们大摇大摆从我眼前走开!”林皓说的有几分激昂的恨意。
对往事有著深深的执念,林皓握枪的手收的很紧,像是随时可能口供扳机。
主人被威胁,那名留下处理现场的人也停下动作,按照林皓的意思蹲在地上,但是林皓还是在他腿上补了一枪。
这时的林皓就像个冷血动物,冷静的射击,看著鲜血迸出也没有任何反应。表示出即使没有支援也不会放我们离开的气势。
第126章
林楠停下了步子,却悄悄把我往前面推。
“站住!宁志禾!”林皓喊著我的名字:“你再动一步我就打断你的腿!阿楠,你不想他出事就别再耍小动作!”
“我知道了,你冷静点,哥哥!”林楠举起双手至头顶,声音里有著算计失策的懊恼。如果知道林皓会这样,他早就下令打伤他了。
“志禾,你过来!”林皓突然放柔了声音,像是引诱般对我说。
我看著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我对林楠犹豫了,但并没有要和林皓一起的意思……
林楠却咬著唇说:“阿禾,你过去!”
我无动於衷的想著要怎麽做才能解脱。
林皓不耐的扬起下巴,“数到三,你再不过来我就动手了!”大有开枪的意思。
林楠喝道:“阿禾,过去,你不要胡来!”然後扯过我往前推搡。
“你住手,不许碰他!”林皓不领情的对他说。
林楠无奈的冷笑:“你不希望我这麽做吗?好吧,你开枪杀了他,然後杀了我吧,你舍得开枪就开吧,一起死了也省得再争的辛苦!”
林皓身躯微晃,但立刻稳住,一边警示的拿枪指著林楠一边向我靠拢。
就在这时,腿上中弹的叫阿易的人朝林皓扑了上去,而林皓也是强撑著身体而已,一下子就被按趴了下去,手腕被撞在地上,枪也从手里滑了出来。
林楠微笑著活动了下手:“做得好,阿易!看来哥哥也是强弩之末,逞强而已。”
蹲下来抬起林皓的下巴,林楠像是不甘心刚才的劣势要在口头上打击林皓:“同样的错误我也不会犯第二次,以後哥哥没有机会再见到阿禾了,要不要好好的道别一下!”
林皓的嘴角有著血迹和青紫,他眯起眼睛:“是吗?就算我不抢,他也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他已经不爱你了!”
啪!
被激怒的反而是林楠,或者应该说是从刚才就积压的怒气一下子爆发了。
林楠第一次朝林皓动手,他打了林皓一个耳光。我看著露出冷笑的林楠,仿佛看到另一个林皓,手掌已经被自己的指甲刺破,却没有多少疼意,对林楠依附感也越来越淡薄。
“哥哥你尽管逞口舌之利!我和阿禾以後会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对了,还有我们的孩子──真是个可爱的小东西!”林楠掏出林皓的手机,放在地下:“你伤的不轻,我们走後,你就可以打电话求援!我不想你死在这里,毕竟你是我曾经最亲爱的哥哥,就像你也没有杀我一样……”
林楠在对林皓说著,林皓一直露出不屑的神情。那个叫阿易的人像是不放心般一直盯著林皓。
那把枪则半滑进了车底,只有半截露在外面。
我蹲下身体,将它拿了起来。
第127章
林楠说完话,不准备再和林皓纠缠……
回过头来的林楠注意到了我手里的东西:“阿禾,把它给我!”
“不!”我的手轻颤却不肯将它放下,虽然枪械一般人无法接触到的,但是使用它确实每个人都会的。
林皓支起身子咳著,林楠绷著脸看著我,因为我的枪口正对著他。我并没有朝他射击的意思,只是想他不再靠近。
“阿楠,记得我上次说的吗?我们需要冷却一下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带著些倦意说,心里对这样错乱的纠缠已经木然了,感情也被磨的越来越薄了。
“咳……看,他根本不愿意和你走!……哈哈……”林皓煽风点火般嘲笑道,声音刺耳。
林楠的抽气声大的厉害,像是极力在压抑什麽。

“你喜欢上哥哥了?”林楠质问。
我瞪大眼睛:“当然没有!”
林楠似松了口气道:“我知道你还爱著我,我回去一定会向你解释到你满意为止!来,时间不多了!把枪放下吧,难道你真要向我开枪。”林楠看了下表。
我狠心道:“你再靠近我就开枪,不要逼我!”
也许是我语气中有著绝然的肯定,林楠软声道:“阿禾,你不要激动啊,我不会逼你,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不改强迫你,那是因为我比那麽做,你永远也不可能答应我,我保证以後不会了,我们的孩子在家等著你呢,很听话的孩子……”
林楠一句句的说,我几乎要心软了,但是……
“既然这样,你就放我自由,不要把我关在家里,阿楠,我知道你现在是缓兵之计,你早就不信我了,我们的关系在你心里早就失衡了,你用监视器监视我……”我握紧了手里的硬物,希望能从中得到勇气。
林皓则漠然看著我们,像是看戏,看著我和林楠的对峙!嘴边的笑意显示他在享受著……眸子更是流转看著我和林楠。
林楠闭上眼,再睁开时目光冷峻,“阿禾,你尽管开枪,只要我不死我就要带你走,十四年前我就发誓你的自由一定要和我再一起,现在也一样……”
面对向我走来的林楠,我不住後退,我不可能向他开枪的!
“你不要动!”我收回枪抵上自己的额头。
林楠顿住脚步惊愕的道:“你做什麽!”
第128章
连林皓都僵住了表情盯著我。
慌忙之下的动作居然取得了这麽大的效果,我的心里也是意外的,难道我的命比你的命还有威胁?还是你断定我不会向你开枪……
“你再走一步我就开枪!”我直视著林楠。
街角的路灯晕黄了林楠的脸,他怒道:“你知道你在做什麽吗?”
“我知道!”
我们在这里已经十多分锺了,因为是少有人来的半山区还没有被路过的车撞见,林楠选择在这里下手是明智的,林皓虽然给他找了麻烦不过也安稳解决,例外的是林楠不会想到我会拿到枪。
“我不想回去,阿楠我也不会对你开枪,所以,我只能这样……”我垂下眼睛不去看他。
“……”
“只是分开一段时间不好吗?我现在心里很乱!”我低声说,一直以来我都没有用死亡来获得自由,现在却做出这样的行为,多年的辛苦都过来了,现在最糟也没有当年糟糕,只是,身体上虽然好过了,心里贪求的东西就越多了……
还没有等到林楠的回答,就听见一串咳嗽声。
“咳……咳……”林皓的脸色惨白,咳出来的东西带著血丝。
守著他的人说:“林楠少爷,他可能有内出血,阿齐的拳头他挨了不少,要赶紧送他去医院!”
林楠沈声道:“送他去!”
“别动我!”林皓挥开那人的手,侧头对我说:“你开枪吧,你如果要死就死在我面前!”
林楠转头说:“你疯了!?……阿禾你别听他的,我放你走。”
“放你走?”林皓因为受伤,声音有点哑,“呵呵……走得了一时走得了一世吗?现在的林楠你躲得了吗?你要再像老鼠一样躲了十年再被抓回来吗?”
“你闭嘴!”林楠对林皓道:“你非要激他吗?……阿易,带他去医院。”
林皓低低笑著,任身体被拖起。
我脸上血色尽退,靠在後面的车门上,林皓说的没错,我什麽都没有,林楠会爽快的让我走,因为我根本就走不掉,现在的林楠有钱,有能力,不是以前空手和我离家的他,不,即使以前的他也是假的。
要回去再过著那种日子吗?不要……那样过著真累,因为我们之间有爱,所以才会更加难以忍受……
“对不起!”我看著林楠道:“我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
林楠的神色不定,“阿禾,你别听哥哥的,我绝对不会那麽做!”
第129章
“对不起!浪费了你十多年的时光,你本来可以过的更好!”我们一起吃苦的日子我永远也忘不了,并会一直感激你!
林楠张开嘴又准备说些什麽……
“对不起!”我反复的说著。
“你不想看看那个孩子麽?”林楠从口袋里拿出皮夹,里面有一张照片,但距离太远,我看不清楚。
“我不想看……”我说著加重了手指的力气。
耳边一阵轰鸣,锐利的痛,血红的世界……朦胧里林楠似乎是……哭了……
原来这并没有想像中的艰难……以前的我究竟在挣扎些什麽,溺死在河中间与死在河边又有什麽区别,一样是上不了岸。
可以不再烦恼了,可以休息了,恶梦也会远离我。好像回到了久远的过去,虽然有秘密,却依然开心的活著,偶尔有担忧,却还是会因为朋友的体贴而舒心……怀抱著梦想等待手术等待希望的日子,是最初最纯粹的幸福……
“医生,请问他什麽时候才会醒?”
纸页翻过的声音,“病人中弹的位置没有伤到致命的部位,因为是自杀,所以还是下意识的偏了下……但是脑组织……所以,具体还要观察!”
他们在说什麽……谁要自杀……
“已经两个月了……”
“林先生,这急也没有用,我们已经尽力了!”
我疑惑的听著他们交谈,却醒不过来,眼睛不听使唤,眼皮沈重的搭在眼上,脑子里像是进了浆糊,理不出个头绪。
这样躺了几天,我焦躁起来,如果是我这样睡了两个月,那麽等待手术的日子就过去了,但是我到底怎麽会变成这样呢?只要深思就会头痛。
每天在固定的时间会有医生来检查我的身体,我很想配合的活动手指或者开口却无能为力,我的肌肉不受我的控制。
那个和医生交谈的男人每天都会给我按摩肢体,在我耳边讲著一些我根本不懂的事,听他的声音,明显比我大多了,像是成熟的男性,我有这样一个亲戚吗?难道因为我出了意外,医院通知了他们,不对,这不是表姨父的声音,也不是大伯父的声音……
让我难堪的是他每天给我擦身体,我想我的秘密他已经知道了,每一次我都无声的呐喊:不要碰我的下面,我宁愿脏兮兮的下去。
我在好奇与迷惑中等待……
终於我的手指可以动了,我喜悦的想要欢呼,但出不了声。
医生也高兴的恭喜那个每天到来的男人,终於有了进步!
男人按摩的更细心,更勤快了,仿佛这样我就可以醒来,我还是感谢他的,虽然还不确定他的身份,但却有点熟悉感。
书书网手机版 m.sh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