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我缩起身体照看著炉子上的中药,煤味熏的眼圈乏起红痕,嗓子里也干涩的厉害。但是,看著躺在床上咳嗽的林楠,心里酸楚的紧,我没能照顾好他,我不应该让他和我一起过这种阴暗的生活。
过惯了富裕生活的林楠,自从和我在一起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但是他不仅没有怪我还做起最卑微的清洁工作。文凭不能用,我们只能换取低微的工作来维持生计。
几年前,阿楠就生了结核,这种病在过去叫“富贵病”,不能劳累,要细细养著,但是,阿楠不仅只能用最低廉的药物还要继续工作,上个月又得了感冒,一下子身体就垮了下去。
八成满的水已经熬的只剩下一碗了,我盛起来给他端去。
阿楠捂著嘴咳著,见我进来,连连把手往背後躲,我心里疑惑,让他把手拿出来,他却惊慌的怎麽也不肯,最後还是扭不过我的坚持,慢吞吞的伸出了手,红褐色血渍布满了苍白的手掌,我心里一痛,喉咙哽咽起来。
拿手巾将他的手擦干净,我把药端给他:“喝了吧!下午我们去医院住院吧!”
阿楠摇头,我知道他怕花钱,但是再拖下去我怕他连命都丢了,不是咯血,看他的样子像是呕血了!我握住他的手:“阿楠,你要是有事我该怎麽办?你听我的,我们去医院看看!”
阿楠低头然後抱紧我,但是,下一刻他推开了我,“你出去,我这病传染的!……你把饭给我端进来吧,药好苦。”
和想像的一样,医生狠狠的批评了我,阿楠的病一定要住院了。
办理了住院手续以後,我们已经没有多少钱了,因为拖的时间长了,医生要我做好准备好费用,虽然现在没有生命安全,但是不治疗是很难说的。
我听到後来,只听出个钱字。
阿楠挂著点滴,脸上全是疲倦的菜色,我抚著他的脸,依稀还记得当年风华正茂的他。手下的脸轻轻动了下,他醒了。
“我们回去吧!”阿楠小声说。
“不行,你要安心治病,等你好了我们就出去”
“会花很多钱的……”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跟我出来,你现在还是风光的少爷!”哪里需要遭这罪。你对我的恩惠我一辈子也报答不了。
“我愿意,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阿楠笑起来还是很漂亮。
“没错,我们一直在一起,所以你要好好养病,我们才可以一辈子!”
没过几天,阿楠的主治医生就通知账上的钱没有了,阿楠感染的很厉害,昂贵的药物让钱像流水一样一去不回。
我看著外面的蓝天白云,久久……我回家拿出放在柜底的一张银行卡,那张本应该早扔掉的卡。
路过提款机,心里还是犹豫著,用还是不用?!不知不觉我又走到了医院,先上去看看阿楠吧,他这几天的气色好了很多,咳血也没有那麽厉害,药还是有用的!
“你来了。”阿楠靠在床上和我打招呼。我笑著回应。
“感觉怎麽样?”我问。
“好了很多!我们回去吧,我已经好了很多!”
医生刚好进来,听到他的话不苟同的皱眉,“你们这些年轻人,把命不当命,你现在要出院,以前的治疗就白费了,产生了耐药,以後就更难治了,要爱惜生命啊你们!”
“医生,他开玩笑呢,治好了才出去!”我说。
医生满意的点了头。问了他些情况又听诊了一会吩咐他好好休息,让我做些有营养的食物给他,才出去!
“他真多事!”阿楠不满的嘟哝。
“人家也是为你好!”
“可是……”看他还想说什麽,我打断他:“我累了,让我躺一会!”说完,我挤进床里睡了下来。
“你回去睡,这里睡著多不舒服,而且,我怕传染给你了!”阿楠推推我的肩膀,我不在意的裹起被子。
“没事,我不怕,我要睡在你旁边!”
很快,我就安心的睡著了,迷迷糊糊的阿楠喊醒了我,我一见他面色不好,瞌睡立刻就跑了,“怎麽了?哪里不舒服?”
“这是什麽?”躺在他手里的赫然是我当在衣服里的卡。
衣服被放在旁边,看来是阿楠想给我脱衣服发现的。
“你不是答应我扔了它吗?以後都不会用吗?”阿楠的唇抖著。
我知道他在害怕什麽,“我没有用,你不要担心,别生气!”听到我没用,他的脸色稍荠。
“扔了,立刻扔了,现在就把他扔了!不,把他折了,免得被人拣到。”说著,阿楠就要动手,我立刻抓住他的手:“我来,你休息”
一把夺过来,我将它用力一扳,明显有了折叠的痕迹:“已经废了,我去把它扔了”
站在走廊上,我悄悄把卡又放回裤子里,虽然我折了卡,但是磁条部分还是完好,卡当年也是用我的身份证办理的,可以去补办。
第2章
已经过去十四年了,我已不年轻,阿楠也韶华不再,我一直以为他娇生惯养的身体吃不了苦,很快就会主动离开我而回家,才会同意他跟著我一起逃出来,没想到,我们能一起生活这麽多年。
已经习惯了他的陪伴,难道要看著他病死,不,这不是他应该得到的。
我终於还是去了银行,账户没有被冻结,是啊,他知道我们不会去碰它。顺利的提出了一大摞现金,小心翼翼的放在包里。
我提心吊胆的过了一天又一天,但是,没有一点异常,也许是他已经忘了我们。如果这样,我们就可以重新开始,我和阿楠可以找其他的工作,生活可以富裕些,不必再住在潮湿阁楼。
阿楠的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我在家里为他炖著汤。
楼梯上传来厚重的脚步声,我皱了皱眉毛,这楼梯已经很不结实了,这麽踩下去塌了也不奇怪。
“轻点,这楼梯很脆弱!”我朝楼下喊喊,毕竟自己也住在这里。
楼下的人视若无睹的继续上行,脚步越来越清晰,当我看见几个穿著西服的人站在我面前,我有了不好的预感,这里不是西装革履的人出现的地方。
“您是宁致禾先生吗?”为首的问。
我摇了摇头。对方拿出一张照片在我面前一晃,上面的是我,年轻的我,十四年前的我。即使心中明白没有希望,我还是说:“你们认错人了!”
“请您和我们走一趟!”
不是邀请,我的手已经被他们擒在身後,想起还在医院里的阿楠,炉上炖著的鸡汤,我拼命的挣扎,还是被他发现了。
“得罪了!”旁边的人轻声说了句,然後,我的後颈就被他用力敲了下去!
惟一安慰的是,阿楠既然他找到了我们,你不用受苦了,毕竟你是他最疼爱的弟弟。
重新回到这里就像做了一场梦,要不是做在轮椅上的他年华不在,我会怀疑著十几年不过是一场奢侈的梦。
“你们躲的很好,我找了你们十几年”林皓转动轮椅来到我被捆绑的椅旁。

他的腿?
感受到我的目光,他说:“我的腿没有问题,只是身体出了问题”
“你想怎麽样?”我问。深深了解林皓的个性,时间只会让他的恨意纠结的更深,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胸襟宽大的人!
“我要怎麽样?我也想问你们想怎麽样?一个是我的爱人,一个是我至亲的弟弟,你们背著我做了什麽?”林皓声音平静,但我知道他越是没有发作就代表他恨的越厉害。
“我不是你的爱人!”我没有林皓这样的爱人。
林皓抬手打了我一巴掌,但是并没有想像中的疼,他的力气比其以前简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看来他真的病了。
“你是我的人,就算你不承认,那也是事实!”
“你抓我就为了说这个?……林楠呢?”我说。
“他堕落了,像个蝼蚁,不是我的弟弟,你们是没有好下场的,看他,居然会潦倒到没钱治病!”林皓每个字都刺进我心里,我对不起林楠,他救我重生,我却……
“他已经送进了最好的医院,你怕我害他?……就算我不承认他是我弟弟,我也需要他,我病了,没有他我就会死。”林皓接著说。
我惊讶的看著他。
“我得了肾衰竭,透析和药物已经控制不住了,我要换肾,惟一匹配的就是林楠!”林皓冷漠的说。
“你要拿走他的肾?”我不可置信,以前的林皓虽然不是个好人,但是个好哥哥!
“只用取他一个肾,医学角度上,一个肾脏就足够了!”
听到这里,我不知道林皓找我们到底是为了我们的背叛还是为了他的命!但是,无疑是我让他找到了我们。
“解开他!”林皓对旁边的人说,我认出那是来找我的人中的一个。
绳子松开,我终於可以活动身体。
“大少爷,小少爷回来了!”
小少爷?林皓是大少爷,林楠是小少爷,难道林楠回来了?我望著门口,谁知进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少年。
“爸爸!”少年喊林皓!
我脸色咋白,“他……他是……”
林皓讥讽的对我说:“他是我儿子,今年十五!”
那少年发现我的存在,走近掐住我的下巴,我还沈浸在回忆里,被他抓个正著。“哪里来的人?”少年有一双和林皓相似的冰冷眼眸,那眼睛正好奇的盯著我。
“放开他,阿澜!”林皓皱眉,少年不愿意的收回手,下颚麻木起来,他的手劲很大!
第3章
“你的房间还是以前那间,去休息一下吧!”林皓对我说。
我木然的走了出去,耳边依稀还听到少年问著林皓:“那是谁啊,爸爸!”
房间和十几年前没有分别,摆设依旧,没有灰尘如同主人一直没有离开过,连床单也是以前的,我抚著床头柜上的水晶闹锺,滴滴声从里面传来,这个锺还在走著……
林皓一点也不担心我会逃走,因为林楠在他手里。
我呆滞的吃著我的晚餐,对面的林澜好奇的打量我,林皓一言不发。
“我什麽时候可以见林楠?”我说,我想见他!
林皓厌恶的看我一眼:“才分开一天,你就饥渴成这样?”林澜似乎惊讶他父亲的措词,先看看林皓又看著我!
我根本不在乎他怎麽说我,更恶毒的话十几年前我也听过,何况现在。
“我只想去看他,什麽也不会做!”
也做不了了,既然被抓住,再想离开几乎是不可能的,林皓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晚上去我房间,我要考虑一下!”林皓冷冷的道。就这麽当著林澜的面说,一点也不怕他看出什麽端倪。这我不意外,林皓是个利己主义,只要自己高兴,别人的看法他不在乎,也不屑在乎,同样适用於亲人这里。
他现在的身体即使想做什麽也做不了,无非是些侮辱。即使再怎麽难堪,我也会忍耐。林澜颇有兴致的朝我笑笑,笑容让他和他的年纪总算有点相符!但他像是猜出了我们的关系,嘴角的笑很刺眼。
当我走出自己的房门时候,林澜屹立在门口,不是巧合。
“请让一下!”我对少年说,他现在大概只比我矮半个头,但是他才十五,将来一定会比我高。
“你要去找我爸爸?”少年没有让开。
“……”我没有回答,准备绕过他。
但是他却突然让开了位置:“原来是个贱货!”
我咬牙看著林澜离开,明白他把我当成了什麽人,可笑我还会在意,从前我在别人眼里何尝是不一个下贱的人,林皓虽然对我好,但是他的好就像对待所有物,高兴了给颗糖,不高兴就是鞭子,林皓要的是不会反抗的玩偶,惟一把我当人看的就是林楠……
心里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但是碰触林皓房门的瞬间还是颤抖了一下,有些东西已经深入骨髓,我咽下未知的恐惧,走了进去。
林皓还是坐在那张价值不菲的轮椅上,房间里没有开灯,黑暗里,借著走廊的灯光林皓的表情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开灯!”
顺从的按下了开关,碰上房门。
我挺直脊背,告诉自己没有什麽,最坏也抵不过当年。
“药还在老地方,自己去拿!”
我身子一抖,是什麽药我还清楚记得,即使这麽多年,我也忘不了它的效果,那种感觉像烙印一样打在了身体上。
“不想见林楠就出去。”
短短一句话,让我想要逃离的念头烟消云散。
步履艰难的走到熟悉的床边,旁边的木雕柜里,第二层的第三个格子里,我还记得那麽清楚……喉咙在看到药盒的时候开始哽咽。我压制下那种感觉,扭开了它。
林皓看起来面无表情,但我知道,对於我的动作他很满意。
“这药当然不是以前的,三个月换一次,我知道有一天会用的上!”林皓声音干硬。
我慢慢的解著皮带,林皓不耐的说:“动作快点!”
我闭眼一鼓作气的褪下了裤子,蹲在地上,手指挖出一些透明的胶体,林皓哼了一声,我又将手指再次伸进去挖了一大陀,才合上盖子。
眼眶有点湿润,想起林楠,我狠心把指头插了进去,冰凉的药膏快速的熔化。
“前面!”林皓道。
我猛的抬头,膝盖抖了起来,咬紧牙齿,我怕一松口,就会泄露我的恐惧,那是一切苦难的根源,我还是把手指放了进去,那里曾经被我用火狠狠的烧过,但是,林皓请了最好的医生,在发达的科技下,只是留下了一道轻微的疤痕,而随後的惩罚却是整整半个月都没能活动,在下面还是火辣辣疼痛时候不断被强暴……
回忆让我粗暴的对待著那不应该有的地方!
“到床上去!”林皓命令。
我抬起疲软的身体上了床。
“我不能上你,你是不是很高兴?”
我缓缓摇头,高兴?你只会用比亲自上我更残酷的手段对我!
书书网手机版 m.shushu8.com